您当前的位置>威尼斯人娱乐新闻

灶王爷今个上天汇报

2019-02-03 00:10 威尼斯人娱乐晚报

  图据《人民日报》

  图据《人民日报》

  文 邓刚

  我曾经说过,我们的节日就是个吃。因为我们贫穷的时间太长了,所以,平日里总是勒紧裤腰带,就等到过年过节大吃一顿。为此,几乎所有节日的活动内容都是吃──正月十五吃元宵,五月初五吃粽子,八月十五吃月饼,腊月初八吃腊八粥,到了腊月二十三还要先过个小年,吃糖瓜。

  为什么吃糖瓜呢?因为小年这天要送灶王爷上西天。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知道我们厨房里还有个神仙,监督一家人的生活,名曰“灶王爷”。他在厨房里整整坐了一年,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,要起程到西天见玉皇大帝,汇报这一年他所掌握的家庭情况。所以家家都担心他汇报时说坏话。

  但怎么才能保证灶王爷见了玉皇大帝说好听的话呢。于是人们就想出一个好办法,用糖化成水,涂抹到灶王爷的嘴巴上,这样他只能说甜言蜜语了。玉皇大帝听了甜言蜜语就高兴,这样你家的生活才能平安无事。所以人们在灶王爷和灶王奶奶画像两旁写上: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。

  这样我们也就多了个吃糖瓜的节日,那糖瓜粘得要命,真就能粘掉牙。我小时经常想,灶王爷到了玉皇大帝跟前,大概说不了甜言蜜语,因为糖瓜粘得他压根就张不开嘴。不过,我这样的想法万万不能说出来,要是被爷爷奶奶和父母听到了,绝对会扇我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然而我们邻居有个决不迷信的大哥哥,会读书会写字会讲有意思的故事。最厉害的是他胆大包天,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这天,他敢拿起笔来在灶王爷两旁写上“上天多提光棍苦,下界多带仙女来”。但很快就被他父亲发现了,气得胡子直哆嗦,抡起扫帚打他。记得那个大哥哥从窗户里跳出去逃之夭夭。

  后来我隐隐约约地知道那个大哥哥好像在搞对象。但搞得不顺利,女孩子与他“掰了”。掰了就是对象没搞成,失恋的意思,然而那时不会说失恋两个字。于是,邻居的一些大婶大妈们就在一起嘀咕,说是这个大哥哥得罪灶王爷,所以搞不成对象。但我们却觉得大哥哥是没搞成对象,所以才求灶王爷去更高的神仙那儿,多带些能搞对象的“仙女”来。

  再后来,到了“文革”,商店街头也没有人敢卖灶王爷和灶王奶奶的画像了。而且贫穷的经济更没有卖糖瓜的。虽然有些胆大的小贩子,坚持自己刻蜡版印“灶王爷和灶王奶奶”的像,偷偷地蹲到街头卖,但被专政队追打得鸡飞狗跳,四处逃散。再再后来,不但孩子们,连年龄大的人都忘了厨房里还有个灶王爷的神位。现在生活富裕了,奶油巧克力都吃臓了,谁还吃什么粘掉牙的糖瓜!

  有时朋友坐在一起侃大山,就说起中国的节日,最有点浪漫情趣的就是喜鹊驮着牛郎上天看望织女,再就是灶王爷上西天向玉皇大帝汇报,挺有点故事性。但细想想,外国的节日似乎与我们正相反。人家过节,是孩子们等着圣诞老人来送礼物,而我们过节却是给上级神仙送礼。侃来侃去心里不太是滋味儿,好像我们的神仙没有人家的神仙温暖。

  当然,所谓的灶王爷和玉皇大帝,纯属民间传说,也就是我们批判了半个多世纪的封建迷信。过小年了,人们又在手机上喋喋不休地给朋友们祝贺“小年快乐”,其实也就是一种生活乐趣。不过,管他是传说还是迷信,生活中没有些浪漫的乐趣,那还叫生活吗?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,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。
  • HOT郑怀宝篆刻《心经》展
  •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,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,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。